重生之我不是山神 完结+番外[玄幻科幻]——BY:风凉晨
风凉晨  发于:2019年09月19日

关灯
护眼
《重生之我不是山神》作者:风凉晨
文案:
重生以后,木系异能者李楠成为一个农家子。
养养娃(弟弟),种种草,找个貌美王爷(煞气逼人)。

啊!人生如此美妙~

众人:“你是山神,你要崛起。”
李楠;“不,我不是,我只想养老。”
美貌王爷:“我好看,我有钱,我养你。”
李楠:“我可以!!!”
弟弟们:“不行,说好我们养你。”
李楠:“@[email protected]

重点:
1、主受,架空,架空,架空,重要事情说三遍。
2、无逻辑,全靠作者脑洞自成世界。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楠,高衍 ┃ 配角: ┃ 其它:

  ☆、上坪村

  李楠看着那蔚蓝的天,听着耳旁叨叨声,发出了一声哀叹。
  一个月前,上坪村东边的李家发生一件大事。
  当时,李家二郎李程的媳妇贺氏生下双胞胎,但身子受损,没有足够的奶水供两娃子喝。
  于是李程挺而走险,进入后山。
  大冬天的上山狩猎,结果遇见饿大虫,被大虫袭击,滚下山坡,那全身血淋淋的,脑袋都差点被开瓢了,吓死个人了。
  要不是被同村的人发现,那就悬了,不是冻死就是失血过多而亡。
  刘氏,也就是李程他娘那叫一个气啊。
  恨极自家二儿子的傻,也恨极自家儿媳贺氏的不中用。
  嫁入他李家八年,生下三男,可大孙子是个傻的,如今又生下两个病歪歪的孙子,自己又没奶水,娃没吃的,害的自家男人大冬天上山受伤了。
  这吃的,穿的,用的,她也没亏待过贺氏啊,这昨生了这样的三个娃,还害得她儿子那么惨。
  你说这是不是不中用。
  不过自家儿子受伤,刘氏可不会不舍得花大价钱,请来镇里的大夫,开好药方,每日熬药给二儿子李程喝。
  但李程仍终日未醒。
  那李程的媳妇贺氏崩溃了,自家当家整日昏迷不醒,自家大儿子是个傻得,自己身体受损,前不久生下的双胞胎都是恹恹的,更是招来婆婆的厌恶。
  她往后咋活啊。
  于是贺氏在一天天绝望中,横生死意,抱着个刚出生的娃,走出房间,死死地看着猪圈旁的柱子上。
  大嫂王氏和刘氏顿时感觉不对劲,李氏赶紧抢下襁褓,刘氏则紧忙拉住贺氏,并狠狠地打了贺氏一巴掌。
  可谁也没想到,贺氏的傻儿子在一旁竟学着自己母亲的动作,这没人注意,一头扎在柱子上,血流不止。
  贺氏当时就崩溃了,随后昏了过去。
  刚从田地回来的李老头子和农忙回村的李家大郎李和看见这混乱的场面,也有点晕。
  但作为一家之主,李老头子还是稳住气,叫李和去镇上请郎中。
  过了快一个时辰,郎中还没来,醒过来的贺氏脑子里的弦绷得紧紧的。
  那样子,看的李老头子心慌,叫自家大儿媳也去看着,否则,会出大事。
  终于,在外把郎中请回来的李和回来了。
  这郎中本就在价钱方面不满,一来,看了看情况,吓个半死,一家伤一群,赶紧开药方,给药走人。
  就这样,家中连伤两人,钱财大把大把的流出去,可人还没醒,李家不由心急了。
  过了半个月,家中几乎都是药材味时,也许李程命不该绝,拖了这么久,血流了那么多,竟然醒过来了,看看床旁照顾自己的媳妇,还笑的挺灿烂的,然后就收到了端药过来的刘氏一个大白眼。
  这缺心眼的儿子,伤成那样还笑,要不是顾忌儿子有伤,刘氏早就一个巴掌拍过去了,只能一把把药交给贺氏,闷闷的说,“我大孙子还没醒来呢???”
  正被喂药的李程赶紧环顾四周,就看见自家儿子头上包扎着病怏怏的躺在自己旁边,激动道,“大宝咋了???”
  贺氏霎时间眼泪汪汪,刚想开口,就看见自家娃眼皮动了一下,看样子就要醒过来了,屋里人都不由看着床上的娃子。
  所以当李楠醒来时,就看着自己被一个嚎啕大哭的陌生女人抱在怀里时,李楠蒙了,但他不敢轻举妄动,脑海中传输过来的记忆,让他头痛欲裂,转而又晕过去了。
  醒来后,又紧赶慢赶的吃了几天药,李楠略懵,思绪乱糟糟,偶尔思考人生,这到底是福还是祸?
  不过这样也挺符合原主人设的,呆。
  现在这情况很复杂啊!
  第一,这情况不对,壳子都换了,这短胳膊断腿的绝不是他;第二,这地方他不熟悉,第三,以目前战斗力他打不过谁,也逃不了;第四,可以混吃混喝。
  于是李楠屈服了,开始不动声色的了解他现在的处境,以及这个时代。
  大周皇建二年,鬼知道那来这样一个王朝,承祥县下坪村,不知道,李家大孙子,不知道,傻子,额。
  但是,一切的一切的不清楚没关系,哪怕是一个架空世界,李楠都认了,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个正常的世界,没有末世,没有丧尸,很好。
  不过当个傻子挺累的!
  那么如何把他变正常的事说出来呢??
  不过他要小心点,别一个不小心被人认为是鬼怪附体,把他烧死就太亏了。
  开始那几天李楠特别小心,装成一个小傻子,挖泥巴,呆呆盯着一处,流口水,然后默默找突破口。
  终于过了一个月,在家中只剩下刘氏时,李楠不在去院里玩泥巴,而是去房间内,坐在床上,看着那两个娃,看了半天,才小心翼翼爬上去,掀起盖好的小被子,慢慢坐好,躺下,然后把手轻轻放在襁褓上,大气也不敢出。
  他在等。
  “大宝?大宝?大宝你跑哪去了???”
  “嘉娘,见到你大宝弟弟了吗?”
  “大宝弟弟去见小弟弟了。”王氏的大女儿李幼嘉怯生生的答道。
  终于,李楠等到了,但他没出声。
  他听着刘氏走到院子再走到房间的声音时,暗暗酝酿情绪,等脚步声越来越近。
  刘氏站在门口就听见她的大孙子吐出自他出生后的第一句话,“弟~弟。”
  虽然很生硬,但确确实实说出来了。
  刘氏当时就激动了,小心翼翼走过去,“我家大宝说啥呢??”
  那声音轻的,那脸笑的。
  李楠抬头看了看她,眼神继续放在双胞胎上,笑着慢慢吐出两字,“弟~弟。”
  嘉娘也走进来,看着床上面的三个弟弟,高兴的露出两颗小白牙,“弟弟,弟弟。”
  “诶呀,我家大宝会说话了。”刘氏激动地看着李楠,声音颤抖的眼泪都出来了。
  小心翼翼将自家大孙子抱出,吧唧一声,狠狠的在自家大孙子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我家大宝会说话了,真好,大宝,再说一遍,好不好,再说一遍,奶奶奖大宝香喷喷的鸡蛋羹,好不好???”
  李楠表示在鸡蛋羹面前他屈服了,摸摸自己圆润的小爪子,哎。真弱,看着床上的双胞胎,“弟~弟。”
  “诶,我的好孙子。”刘氏确定自家孙子真的说话了,又狠狠亲了李楠一口。
  “鸡蛋羹,好吃。”嘉娘也听见了,咽了咽口水,可怜巴巴的对着刘氏说道。
  要是平时嘉娘再怎么可怜,也没有鸡蛋羹,但今天刘氏认为自家大孙子能说话,嘉娘功劳挺大的,毕竟嘉娘天天照顾李楠,这说话也有她功劳。
  便应道,“好,奶奶给嘉娘鸡蛋羹,那以后嘉娘教大宝弟弟说话好不好???要是大宝弟弟学会别的话,每半个月奶奶给嘉娘鸡蛋羹吃,好不好??”
  “好。”一听到鸡蛋羹,李嘉娘赶紧点头。
  李楠表示,这真容易收买。
  不过鸡蛋羹真的好吃。
  中午李楠和李嘉娘就得到香喷喷的鸡蛋羹,同时家中的人在吃饭时也知晓李楠会说话的事情,很高兴,尤其是李程夫妇。
  接下来的日子李楠开始慢慢开口说其他的字,有时是李嘉娘教的,有时是家中其他人教的。
  但是李楠最喜欢的还是弟弟二字,而且最喜欢看着弟弟。
  理由很简单,这是两个毫无杂质的孩童,与经历末世完全变质的孩童不同,不需要勾心斗角,在这两个孩童面前,李楠不用伪装,待在双胞胎旁边最畅快。
  捏捏那小肉手,小胖脚,看看那圆溜溜的小眼睛,过瘾,不过这两娃身体不太好啊,他娘又没奶水,看来得靠他好好养养了。
  所以,总的来说,日子还不错,对李楠来说,不顺心的只有嘉娘,小孩子,馋肉啊,鸡蛋羹魅力太大,天天在他耳旁说话,恨不得她的嘴长他身上,李楠受不了啊,也就躲在双胞胎这,嘉娘会停下,知道不能吵醒双胞胎。
  所以为什么小孩子精力那么旺盛???
  一年中魔音绕耳。
  李楠也慢慢展现自己变正常了,与说话行为与一般小孩无异。
  噢,不。
  心理年龄三十岁的李楠内心略崩溃。
  但日子总要过下去的。

  ☆、日常生活

  想当年,他也意气风发过啊,想当年,他也指挥过千军万马啊。
  如今,夕阳西下,他在村口玩泥巴。
  但是,哪怕是玩泥巴,他也是老大。
  老大李楠正在地上写写画画,定眼看便是数字壹至拾,抬头看看天色,差不多了。
  一声令下,“集合了。”
  于是瞬间场面变得叽叽喳喳的。
  “大宝——”
  李楠一个眼神扔过去,王有顿时改口,“大郎,我抓到了十只、五只蚯蚓呢。”
  虽然王有不明白李楠和李大宝有什么不同,但老大喜欢哪个就叫哪个呗。
  后面的小伙伴也纷纷改口。
  ”大郎,我也捉到好多只蚯蚓。”
  “我我,我也...........”
  “................”
  李楠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由嘉娘郑重的收下这些“束脩”。
  大宝这个名字,李楠也很无奈,但前几个月,村中孩童称呼大变,王狗蛋都有了大名,王有。
  李楠这才知道小名,大名区别,就去问李老爷子他的大名,李老爷子看了李楠很久,便进房翻阅家谱,李楠。
  随后李老爷子便在家中宣布李楠大名。
  李楠到现在要做到便是洗脑,洗脑,李楠才是他的大名。
  小弟排好整齐一队,李楠数了数,十五个,不错,然后叫他们围成一圈。
  “这是壹,贰,叁......拾。”
  上了快半个时辰,李楠看着有些娃子犯困,便决定今天到此为止,毕竟都学了快半个月了,天也快黑了。
  豪气挥挥手,李楠领着一串尾巴,回家吃饭,同时收获一堆零嘴。
  “哟,大郎,来,拿着,王婶今天刚买的糖,来吃点。”
  “大郎,今天这么早回来啊,来,看看,柳婶新炒的瓜子。”
  “来,大郎,拿着。”
  “大郎,我家那小子乖吧,没给你惹祸吧,要是他不乖回头我打他去.........”
  李楠一一点头谢了谢,表明孩子都很乖,还特别夸奖了其中的佼佼者,像王有,刘昊等人,毕竟有竞争还是好的。
  其实一开始他带领这群小孩,不过实在是看不下去他们那邋遢样,便手把手教他们干净整洁,后来,他发现他家竟然能够有书,《千字文》,《千家诗》,《论语》,《中庸》《大学》几乎本朝科举的书他家都有。
  这不科学,这是李楠的第一想法。
  毕竟这在农家可是奇事,而且李家上下默认他可以翻阅,虽然只能翻阅《千字文》这类启蒙的,不过李程还会教导他。
  所以无事他便将他学会的字在地上画画,穷啊!笔墨纸砚花费太大,他不太敢提,再说谁相信一个刚启蒙的孩童便会写字。
  村中小孩好奇心重,看见李楠整日在地上写写画画,津津有味的看着,喜欢问,还喜欢学,李楠表示可以,先挑些简单常用的就行。
  孩子吗,总有喜欢在家长面前念叨自己今天发生的事,还当场笔划了一下,有些聪明的,像王有,还当场指着家中的长工契约得意洋洋说他识得里面的字,这就传开了,这对孩子是小事,但对于孩子家长来说,是大事。
  虽然,李楠之前是有点傻,,那些孩子家长也不没想过拘自己孩子不和他玩,正常了,就更没想过了。
  只是这李楠叫自家孩子识字,到叫人有些为难。李老爷子是读书人,还挺宠爱李楠的,所以这李楠会识字也正常,可教了自家孩子,就。
  当晚,有人就去了村长家,到了半夜,得意洋洋的出来了,那嘴笑的老开了。
  其实村长心里也是挺发毛的,毕竟那李老爷子前头可伤透了心,如今,看情况,李家是同意的,村长再想想刚刚自家大孙子在地上一笔一划写的字,高兴的抽了口旱烟,笑眯眯。
  所以村中都默许孩子跟着李楠,但这穷虽穷,束脩没有,零嘴还是有的。
  所以就变成如今这状况。
  李楠送好每个小孩回家,外得一大堆零醉,就带着嘉娘回家了。
  李楠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毕竟最后大部分还是进了那些孩子嘴里。
  炊烟袅袅,晚饭正在准备中,那些男人还在外面务农。
  李楠便先去看看他的小鸡,之前实在是闲的有点慌了,他总想做点什么事情了,他便向刘氏要了几只小鸡的喂养权,虽然他可能负责的只是加餐。

文库首页小说排行我的书签回顶部↑

文库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