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侏罗纪(出书版) BY 月下桑
  发于:2010年10月07日

关灯
护眼

文案:

千金难买早知道——这念头犹如野草般在胡不归脑海中疯狂滋长!

不过是前往非洲参加医学支援,

却无故被人从千米高空的机上推下,

惊吓百分百的,他身边……居、居然飞舞着一堆恐龙?!

不死,(心?)也半残的胡不归,

正要打算苦中作乐适应艰难的生活,

无意中竟孵出了只小恐龙喊他妈妈;

又被只名为简、品种超现实的大宅龙强烈追求……

一下回溯N万年跑史前年代来了,难道就是要和恐龙谈恋爱么!?

第一章:OH!上帝,出来看恐龙!

仔细核对着登机牌上的数字和眼前的数字一致,胡不归匆忙拎着行李跑过来,检票处已经没有服务人员,心里刚刚一慌,却眼尖的发现巨大的落地窗外,那架与登机台相连的飞机还没走,于是加快速度,赶在连接面分离的前一秒,胡不归气喘吁吁的站在了飞机上。

高大的空中小姐是个有北欧血统的美女,看到满头大汗的胡不归,忽然吸了吸鼻子,然后,又吸了吸鼻子。

对方这个动作让胡不归不安的扭了扭身子,「那个……之前候机的时候,有人把饭倒在我身上了,可能会有点味道。」

一边用蹩脚的英文解释着,胡不归扯了扯身上明显有点偏大的衣服;这不,连身上这件衣服都是那个人的。

自己的衣服因为对方那一倒彻底报销,对方是个不错的人,连忙脱了自己的衣服给他,然后不等他喊停,飞快的拿着他的衣服走了,据说是去干洗。

胡不归心想那个人脑子真是有点……怎么说呢,秀逗。衣服脏了,买一件不就行了要知道在机场找干洗店可比找服装店难得多。

胡不归还在傻站着,脚底却已经开始轰轰作响,大概是觉得这边不太对劲,远处又过来一名空姐。

「¥¥%#%%!#@#——」过来的空姐说。

「¥¥#¥%%!%%¥¥!」之前的空姐回答。

「%%¥%#@@!@#……」过来的空姐继续说。

「@[email protected]?!」之前的空姐继续回答,说到最后,两位美女的视线一齐集中到了惴惴不安的胡不归身上,然后——

一起吸了吸鼻子。

皱起了眉。

飞机震动的更加厉害,已然开始滑行,两位美女大概也觉得这个时候还让客人站着不太好,又说了两句,后面过来的那名空姐对胡不归笑了笑之后,看了看他手中的登机牌,一边对他说着,一边带着他走向机舱。

胡不归脸上挂着合体的微笑,频频点头,看起来完全理解对方话语的他实际上一句也没听懂。

他的行李由那名空姐帮忙放到了上面的行李架上,看着对方轻松的样子,胡不归脸上微微变色,心里感慨:不愧是外国女人,吃生肉长大的,要知道,他那可是绝对超过机场上限重量的二十公斤手提行李啊!

对方非常轻松的就把他的行李塞进去了,未了,还给他一抹绝对勾魂的笑容。

尴尬的回了对方一抹笑容,本来还想进一步说点什么,不过胡不归硬生生把那念头煞住了:一来言语不通;二来嘛……

看看对方穿着小细高跟鞋一扭一扭离开的性感身躯,妈呀!穿着高跟鞋的女人比自己高一头半,虽然说外国女人确实比国产货高壮一些,可也不至于这样吧?

看了看机舱里其他的空姐,好家伙!平均身高绝对超过一米九啊!这是什么航空公司,怎么招的都是这么高的女人?

胡不归心里感叹着,看着几名空姐在机舱内走来走去,沿途归整着上方的行李,心里暗想这种身高限制或许是为了整理行李方便而设……

第一次坐飞机的胡不归自然不会知道:这架飞机的行李架比普通飞机的行李架高了二十厘米这件事。

胡不归被安置在一个很宽大的位置,他兴奋的小幅度打量自己现在的位置,如果没有搞错的话,这就是传说中的特等舱,自己哥们儿什么时候这么阔绰了,居然买这种位置给自己(他的机票是朋友帮忙订的)。

对于出门从来只选「最便宜」,不选「最舒服」的胡不归来说,这种认知让他感慨浪费的同时也小小高兴了一把。

直到这个时候,他还没发现,他之前放机票的衣服已经被别人拿去干洗了,放在他现在上衣口袋里的机票到底有什么不对劲。

现在的胡不归只是满意的仰在座位里,感慨外国人的飞机果然合适外国人的屁股,一个座位能坐下他两个屁股。

大概大部分人还是不愿意将钱浪费在特等舱,胡不归发现宽敞的空间只坐了两名客人,一个自然是他,而另一个则是坐在他右后角的乘客。

那是一名年轻男子,白色的皮肤也就罢了,连头发也是几近银白的颜色。虽然坐着,不过还是可以看出对方个子很高,戴着眼罩的脸线条锐利华丽,那通身的气派……

胡不归有点小激动的想对方会不会是什么明星之类。

似乎察觉有人看他,那人忽然挪动了下身子,这个举动让胡不归急忙缩回头去,一动不敢动了,过了好半天才继续自己的机舱观察。

新鲜劲一会儿就没了,眼皮渐沉的胡不归陷入了沉睡。在他沉睡的过程中,飞机飞过了云层,飞过了太阳,四周一黑,飞入了普通飞机绝对不可能达到的地方——宇宙。

伴随着由于飞机突入另一层气膜而产生的一阵惊颤,胡不归睡眼惺忪的醒来,他习惯性的看看窗外,蓝天白云,哦,安心了。

看看表,眉头一皱,胡不归意外的发现自己的手表居然停了。

招来空姐要了一份不知道是午餐还是晚餐的饭,东西端上来的时候,看看左边盘子里血淋淋的肉,又看看另一个盘子里看不出种类的疑似树叶的蔬菜,胡不归彻底没了胃口,于是只好把杯子里的水当作不要钱似的一杯一杯灌了下去。

喝的多了,尿意自然来了。可惜这里并没有因为是头等舱而特别设立一个卫生间,要上厕所,还得去飞机末尾那边,于是胡不归只好扶着鼓胀胀的肚子向飞机末端走去。

头等舱离机头最近,而卫生间全部设立在机尾,所以胡不归势必要横跨整个机舱过去,沿途,胡不归又习惯性的将四周打量了一遍。之前没来所以没什么感觉,如今这一打量,胡不归忽然觉得哪里不对起来。

机舱内不少乘客正在用餐,餐盘内的食物正是之前让胡不归倒胃口的「生肉」加「树叶」,和胡不归不同,那些乘客吃的可是一脸满意,血淋淋的盘子,生肉的味道,还有……一股说不上来的味道混在一起,胡不归忽然觉得有点想吐。

他捂上了嘴,低下头,然后对上了因为他的路过而抬头看他的乘客的眼睛!

一瞬间,胡不归忽然感觉头皮发麻。

那是……那是怎样的眼睛黄绿色的眼珠,然后……没有瞳仁。

不对!并不是没有瞳仁!对方有瞳仁,可是那瞳仁不是圆圆一点,而是竖着的一条线一般!

不对……这个还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对方根本没有眼白!

越是震惊越有新发现,胡不归发现他经过的时候,几乎那区域的乘客都会抬起头看他,然后,他发现:几乎所有乘客的眼睛……都是那样的!

那不是人类的眼睛!

将自己关在厕所里,胡不归感觉自己的衣物全部湿透!

心脏怦怦跳着,胡不归真的觉得不对劲!这一切绝对不对劲!

站在这比一般飞机上明显宽敞许多的卫生间内,胡不归却仿佛被重重挤压成了一片,密闭的空间内,他感觉自己喘不上气。脑子里翻来覆去好多念头,平时看的那些恐怖片挨个往脑子里挤,还不是东瀛女鬼版,而是欧美血腥版的!

可是……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离奇的事情电影不都是为了调剂生活骗人的么对,都是骗人的嘛。

干笑了一下,解开裤子撇净小条,胡不归洗了把脸,然后透过镜子里看自己的脸,特别注意观察自己的眼睛:唔!眼白上好多血丝!

「眼花了吧果然夜班飞机容易出现幻觉。」

刚刚抹干了脸,门板上忽然传来叩门的声音,胡不归匆忙整理了一下衣服打开门,门外出现的大汉又吓了胡不归一跳!

好高!他一米八的身高竟然才到对方胸口!

这个还不是胡不归如此惊吓的原因,那个大汉旁边的、同样等候在卫生间旁的还有一男一女,那两人竟然全都是超过两米的大个子!

我……我这是赶上某个篮球队集体出行了么?

向后退了几步,后背撞在门板上,胡不归慌忙道歉离开,沿途他经过的时候,还是所有人都会看他,那种眼神,那种看着异类的眼神……

果然不是错觉!

重重的坐在座位上,胡不归将脸埋进手掌,眼睛透过指缝张惶的看着地面。

这架飞机果然不对劲!

机舱里的乘客,怎么看……都有一种「他们不是人」的感觉!

胡不归非常想让自己打消这个看起来极为愚蠢的念头,然而这个念头在他心中一旦扎根,就犹如野草一般疯狂的滋长。几乎压制不住这种滋长,胡不归开始小幅度的颤抖。他没忘记,和他一起同在特等舱的,还有一名乘客。

「……¥@%¥%……%……@%¥!」

就在胡不归无限恐慌之际,喇叭里忽然传来一声播报,完全听不懂的语言,不是英语,不是德语,那是胡不归完全听不懂的语言!

胡不归茫然着,感觉身后的机舱内一下沸腾起来,他慌忙探头向其他机舱张望,发现机舱内的乘客竟然都站了起来,那些高个子同时站起的场面壮观又拥挤,他们站起来,嘴里说着他听不懂的语言,然后纷纷构向上方的行李架。

胡不归本能的知道刚才的播报大概是什么重要的资讯,飞机明明还在天上,为什么所有人都起来拿行李?

飞机失事!

胡不归脑子里就剩下了这一个念头。

再也顾不上对机舱内乘客身份的怀疑,胡不归脑中完全被「飞机失事」四个大字占据,他慌忙站起来,踮起脚尖也想去构行李,然而不试不知道,他竟然碰不到行李架!

就在他慌张的想要踩上椅子的时候,腰上一紧,接着他的视线忽然提高了,手也到了行李架触手可及的位置。

反射性的从行李架上拿下自己的行李,胡不归习惯性的向下,想要对那个抱起自己好让自己构到行李架的人道谢,对上的却是对方明晃晃的一头银发以及……

「天啊!他的眼睛……」

不是自己的错觉!自己看到的绝对不是错觉,这些家伙的眼睛真的。

完全看不到对方的长相,胡不归眼里只剩下眼前人的眸子,银白色,中间细小的瞳仁……

「这绝对不是人类的眼睛……」用极度细小的声音说着,胡不归拿着行李,被对方重重的放在了座位上。

那个年轻人却对他笑了笑,那是完全没有感情的,只有表皮移动的笑容,那个人嘴唇动了动,他似乎说了什么,可是胡不归完全听不到,因为他的注意力完全分散——

飞机的两侧居然打开了,从上侧忽然张开了,就像房顶被人忽然挪开,胡不归发觉自己竟然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了!

天!这可是几千米的高空!

这个想法一下子砸醒了胡不归,人在危机时刻本能的群体靠近感顿时发作,他惊慌的向身后其他的乘客看去,却……

天!他看到了什么?!那些人不要命了么?

胡不归目瞪口呆着,看着除了他之外的乘客,竟然纷纷从飞机上跳下去!

跳下去!从几千米高的天空!

震惊着,胡不归向那些不要命的家伙们看去,更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却在他眼皮底下发生了,那些刚才还衣冠楚楚的乘客,就在胡不归的眼皮底下膨胀!

衣服被迅速膨胀的身体撑破,那些乘客瞬间变成了鸟!张开巨大的翅膀,那些原本还是人的鸟口中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然后四处飞离。

「不……那不是鸟……」口中喃喃着,看着不可思议的一切,胡不归面色苍白。

「那是恐龙——」喃喃着,他说出了这些诡异乘客的真实身份。

他身旁,一个庞然大物赫然站起,用它那特有的银白色巨大眼眸看了他一眼之后,巨大的肉翼一挥,恶质的将还在发呆的胡不归扬下了飞机。

「不——」左手还拎着他那重达二十公斤的超重行李,胡不归尖叫着向地面坠落。他发誓,这是他有史以来除了出生那一刻以外、分贝最高的尖叫。

他从千米以上的高空坠落,身边恐龙飞舞,他想,这一定是个恶梦。

是的,恶梦。

心里想着,胡不归缓缓闭上了眼睛。

再次醒来,却是恶梦的继续。

「该死——我不是应该去非洲么!该死!不要告诉我这里是非洲!该死!电视上从来没告诉我非洲的生态原始到有恐龙!」

吐出嘴里不小心吃进去的泥土草根,胡不归挣扎着坐起来,大口的呼吸着,他努力看了眼自己现在置身的所在。

绿,触目所及尽是深深浅浅的绿色,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的长藤植物,高高低低的树木遮盖了他的全部视线,地面长长的野草则浓厚到几乎把他完全吞没。

胡不归抓紧了身下的野草,就是它们救了他,如果不是这厚重的野草,他摔也摔死了。但眼下他虽然没有被摔死,不过也半死了,简单检查了一下,他的左腿骨折,肋骨……唔!就算没断也至少出现裂痕了!

余光瞥见了自己的行李包,感谢上帝让他握得那样紧,现在他就指望那个行李了!

拖着身子爬过去,胡不归咬着牙按开了密码锁,从里面翻出一个箱子,那是他吃饭的家伙——一个医生用的出诊箱,他去非洲的目的就是医学支援,这么重要的东西他自然没有托运,因为液体携带限制,他并没有携带太多的酒精,不过固体的东西他是能带多少带了多少。

他现在骨折,身上虽然没有大伤口可是有无数的细小伤口,如果他没有感觉错误的话,他已经开始发烧。

翻出消炎药、退烧药,和着唾液吞了下去,胡不归挣扎着向前爬,他要找一个地方过夜,要有顶,最好能把他全部掩盖起来,他不要求被子,至少能找到些干草。

不过我们并不能要求一个大命不死的重伤号有多么好的体力,最终,胡不归找到了一个勉强满意的树洞,虽然没有干草,不过不会太潮湿,更重要的是可以让他很好的平躺在里面,唔——脚趾头露出来了……

就这样,胡不归在陌生的地方度过了第一个夜晚。

与此同时,胡不归的四点钟方向,延伸八百公里的某个山洞内,某个高个子正在快乐的哼着小曲,用自己右爪的两根指甲整理自己刚刚收到来自母亲的包裹,据说是外星旅行的礼物。

——是的,用指甲。用地球人的眼光看,他身高十五米左右,有着极为发达的双腿,他直立着身躯,两只前肢明显比后肢短小,不过也很强壮,地球上看来很巨大的行李箱对他的爪子来说,就像小姑娘玩的娃娃用的东西,实在是太袖珍了。

不得已,他只好用两片指甲小心的挑着那个行李箱。

——他有着尖锐的牙齿,大小不一的坚硬鳞片布满了他的全身,他看起来就像地球上N万年前特有的生物——恐龙,可是样子又不完全相同。

后面胡不归同学会用他颤抖的声音为我们详细介绍这位先生华丽而英俊的长相,现在让我们将注意力集中到他的声音上来,为了方便起见,我们使用了自动翻译系统。

他一边整理着一边说着话,仔细看一下的话,就会发现他那不是自言自语,而是通过旁边一个类似喇叭的通话装置和人说话,我们可以认为他正在打电话。

文库首页小说排行我的书签回顶部↑

文库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