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闭眼了,你亲吧——一只甜兔
一只甜兔  发于:2020年05月10日

关灯
护眼

   《我闭眼了,你亲吧》作者:一只甜兔


  文案:
  丰城近来最盛的话题莫过于邢家少爷的婚礼。
  邢惊迟早年脱离邢家考了警校,圈内人听说邢惊迟被压着回来结婚的时候都等着看好戏。
  果然,这大少爷在婚礼上连面都没露。
  新娘戴着头纱低垂着头,不曾说一句话。
  听那天参加过婚礼的人说。
  这个女人,像青瓷。
  精致、易碎、值珍藏。
    *
  婚后三个月邢惊迟在警局见到他的妻子阮枝。
  他隐在角落里,带着侵略与压迫的视线从她身上扫过,清丽的眉眼、纤长白皙的颈,每一寸肌肤都细腻。
  邢惊迟不合时宜地想,的确像。
  做完笔录,警察问她:“需要我们帮你通知家属吗?”
  那女人明明看见他了,愣是一句话没说。
  邢惊迟神色凉薄,语调都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她的家属就在这里。”
  *
    丰城特大文物盗窃案破获后举办庆功宴,阮枝未出席,邢惊迟全程阴沉着脸。众人唏嘘这场婚姻终是走到了头。
  十小时后。
  邢惊迟赶到西北,漫天黄沙中他一眼就看到了阮枝。
  她正对着别人笑,唇角弧度柔软,目光清澈干净。
  当晚,邢惊迟趁着酒意凶巴巴地威胁她:“你过来。”
  话音刚落,男人又红着眼,哑声示弱——
  “枝枝,别对他笑。”
  先婚后爱/[email protected]你的甜兔
  文物修复师x刑侦队长
  不专业不科普,有私设
  一句话简介:我都踮脚了你怎么还不亲!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枝,邢惊迟 ┃ 配角: ┃ 其它:文物修复
 
 
第1章 
  初春的夜还带着凛冽的凉意,月色如水一般倾泻在302乡道上。
  此时已接近凌晨,平时这条乡道上这个点很少有人经过。今晚却不同,三辆黑色的车如流星划过宽敞寂静的乡道。
  左右两边的居民区安静漆黑,没有一户人家亮着灯。
  车灯像是在这幅黑布隆冬的画里捅了几个大窟窿,怪瘆人的。
  余峯打了个寒颤,赶紧收回视线,把注意力都放在开车这件事上,免得一会儿犯罪嫌疑人没抓到他先把自己给吓死了。
  副驾驶上的姚辰远瞅了这小子一眼,心下觉得好笑。
  这他们队长好不容易挖来的优秀毕业生胆子就那么一丁点儿大,但拿狙击/枪的时候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姚辰远转头看向后座,把刚才电话里底下人给他汇报的消息说了:“队长,千鸟不知道从哪里听到消息,剩下那些货像是不打算要了,准备连夜离开清水镇。我们原先的布控还继续吗?”
  闻言余峯小心翼翼地抬眸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座坐着的人。
  这都小半年了,他看到他们队长还是有点心里犯怵。他总感觉这人身上吧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像是藏着什么秘密。
  男人大半的身影都隐在暗色里。
  当车越过路灯时光线才有了明暗的变幻,也将后座一隅照亮了一瞬。
  男人剃了干净利落的寸头,饱满的额头下横着两道眉,浓黑的眉毛压住一对眼睛,这对凌厉的眼此刻放松地阖着。
  即便是这样,也掩不住他眉眼间的冷冽。
  往下是微微隆起的山根,连接着高挺的鼻梁。
  线条流畅,挺而直。
  “继续,找人跟着车。”
  薄唇微动,低沉的男声响起。
  ...
  狭小幽闭的木屋内黑漆漆的,只月光透过顶上宽大的间隙漏了几寸进来。这木屋子原是放马饲料的,堆满了干稻草,弥漫着沉闷又腐朽的味道。
  阮枝缩在角落里,她的双手反绑在身后,粗糙的绳子磨得她手腕生疼。
  这么半天关下来倒是让她心里的害怕少了那么一点儿。
  她闷闷地想,要是现在这个场面被她师父看到不知道要挨多少训,他曾叮嘱过她无数次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手。
  滇城地处西南边境,属于亚热带高原季风型气候,早晚温差很大。
  阮枝被关在这里已接近八小时。
  早上出门穿的针织衫完全抵御不了夜晚的寒冷,她又冷又饿,期间始终没有人来看过她。
  阮枝歪着身子半靠在干稻草推边怔怔出神,她来之前的报警电话似乎没有起作用。
  失踪了这么久会有人报警找她吗?
  她垂着眸,抿了抿唇,应该也没有人在乎她是不是不见了。
  就在她思绪乱糟糟的时候木屋外忽然响起沉闷的脚步声,鞋面重重地碾过地面上的碎石,不一会儿在木屋不远处停下。
  她头一偏,竖起耳朵开始仔细听外面的动静。
  心跳声不自觉开始加快。
  听脚步声像是两个人。
  打火机清脆的声音响了几声,两人开始交谈,声音不大不小。
  阮枝支起身子,放慢了动作向木板边靠去,直到侧脸贴上冰冷坚硬的木板。
  粗哑的人声透过薄薄的木板传进屋子。
  男人应该是个老烟枪,一把嗓子就跟吞了口沙子似的,粗粝又刺耳:“野子,你说鸟哥怎么想的?今天咱真撤?”
  接下来这个声音年轻一点儿,话语间带着些许笑意:“三哥,这我哪儿能知道啊。鸟哥说什么我们就听着呗,有钱赚就成。”
  被称呼为“三哥”的男人侧头往地面啐了一口,咬着烟瞥了一眼这个没来半年的小子,鸟哥也不知道被灌了什么迷魂汤,近两个月把不少事都交到他手里。
  他一直盯着这黑乎乎的小子,这半年一点小辫子都没被他揪到。这样滴水不漏的人,非但没让他放下疑心反而起了警惕之心。
  秦野侧着头和三哥对视,心里直打鼓。
  三哥是千鸟手下的老人,救过千鸟的命,干这行当也有七八年了,这些年见过的人数不胜数。他还真怕被三哥看出什么不对劲来。
  三哥移开视线,朝着木屋的方向昂了昂下巴:“听说关了个女人,店里带来的?”
  秦野没看木屋,低头倒出根烟来,手掌微拢放在唇侧,“咔嚓”一声响点燃了烟。他含糊着道:“上午江边的拍卖会,她和两个男人一个女人一块儿来的,看出那玩意儿是新货,拍卖会一结束就找人问货,那边就给介绍了咱们店。店里的人一试探就知道那三个人不是行内人,后来那三个人走了,这女人还留着,说是有办法能让别人看不出来。本来呢是带回来让鸟哥看一眼,能不能谈笔生意,这不鸟哥临时说要走,这女人身份未知,就干脆先关着。”
  下午秦野带人进来的时候三哥看到过那个女人,漂亮的紧,皮肤嫩的能掐出水来。那会儿他就惦记着,这会儿听秦野说可能是来做生意的就歇了心思。
  千鸟最忌讳这个,谁跟钱过不去就是和他过不去。
  “三哥!鸟哥找你!”
  远处的高竹楼上传来喊声。
  三哥最后看了一眼那木屋,随手丢下烟走了。
  秦野目光沉沉地看着三哥的背影,直到再看不见了才拿下嘴里的烟。他往前走了几步拐了个弯,进了间木屋拿了包出来又返回了关押着阮枝的地方。
  “半小时,跑。”
  刻意压低的男声在门口响起。
  阮枝下意识地往稻草堆边缩了一下,忽然顶上扔进来一样东西,落在稻草堆上,声音很轻。她试探着摸了一下,是她带进来的包!
  门口的链条响动两下,脚步声渐渐走远了。
  阮枝微怔。
  这人...
  -
  清水镇的布控是邢惊迟一天前布下的。
  他们追查这个“千鸟”已经整整半年了,三个月前才在滇城发现了千鸟的踪迹。这些年千鸟伪造文物涉案金额庞大,案子查了好几年都没个结果。
  去年丰城文物局和丰城刑警大队有个联合活动,上面就把这个案子交给了邢惊迟。他们在滇城盯了三个月才等到今晚千鸟有大批货物运送到的消息。
  这是他们第二次抓捕行动。
  二十分钟后。
  从302乡道开过的车在一处荒废的烂尾楼停下,车灯熄灭。这烂尾楼和千鸟的距离隔了一公里,杂草丛生,把这点微弱的灯光遮得严严实实的。
  后座车门打开。
  黑色的靴子从车门迈出,男人被包裹着的小腿结实有力,往上是大腿间鼓鼓囊囊的肌肉,黑色的布料将他的双腿衬的笔直修长。
  墨绿色的飞行员夹克没拉拉链,隐约可见亮蓝色的衬里。
  一声闷响,车门关上。
  邢惊迟遥遥望了一眼亮着灯的竹塔,随即收回视线,一言不发地朝烂尾楼里走去。姚辰远推了一下余峯,示意他赶紧跟上。
  余峯挠挠头,闷头跟上邢惊迟的脚步。
  姚辰远和剩下的人都没上楼,他们和邢惊迟合作已经有一年了,彼此之间也有点默契,知道这时候应该等在下面等指示,方便随时行动。
  烂尾楼里都是刑警队的人。
  这地方是秦野负责的,所以他们才有机会这里布控警力。
  邢惊迟径直往三楼而去,步子迈得又急又快。
  怕对面发现不对劲,他们没这里安装任何照明,外面乱糟糟的杂草被月光那么一照,稀稀拉拉地隐在水泥地上。
  余峯只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
  他心里直嘀咕,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他们队长到底是怎么保持那么快的速度上楼的,无声无息,像一只捕猎的猛兽。
  余峯才追到二楼就听到新来的小子在和老警员闲聊。
  “听说咱刑队以前是突击部队的,在边境呆了五年才回来。”
  “是啊,本来咱刑警队空降个队长谁都接受不了。结果人刑队上任第一天,好家伙,身上好几个一等功勋章,我们都看傻了。”
  “这怎么就调到咱刑警队来了,这不大材小用吗?”
  “好像因为是受了重伤。”
  这一听越说越不像话了,余峯赶紧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正说着话呢,他们被这咳嗽声惊的浑身一激灵,看向楼梯口。
  “刑队。”
  “队长。”
  数道声音重合在一起,还有点不好意思。
  邢惊迟微抬了下手,就跟没听到他们说他似的。他随手接过边上人递过来的望远镜,透过望远镜将整片竹楼细细看过一遍才低声道:“今天的情况。”
  边上的人回忆片刻,应道:“今天千鸟还是和以前一样,没出门。来往车辆都查过了没什么异常,下午一点那会儿似乎带个人进去。下午六点,有三辆货车开进去,停留一小时后离开,车我们都派人跟着。六点到现在没有任何人员进出,半个小时前门口倒是有两辆货车开过,但货车没停,看起来只是经过。”
  “什么人?”
  “是个女人。”
  邢惊迟蹙眉,女人?
  “刑队!远处九点钟方向有火光!”
  急急的声音响起。
  火光燃起不久,两辆越野车急急地从竹楼群中开出来,他们都能认出来是千鸟常坐的那辆车。余峯心里一急:“刑队,我去追!”
  邢惊迟放下望远镜,沉声道:“各小组注意,a组跟上两辆越野车,b组、c组马上去找另外出口,不能放过竹楼附近任何一个地方!d组和我进竹楼群,行动!”
  “刑队!三个月了我们没发现这地方有其他出口,那就是千鸟的车!”
  有不同的声音响起。
  邢惊迟偏头看了一眼说话的警员,冷冰冰地说了四个字:“执行命令。”
  “...是!”
  “余峯,通知消防队,跟我走。”
  邢惊迟说完就跳下了楼梯,直接绕到二楼空荡荡的窗口,手腕在潮湿的窗台上一撑,双腿一跨,居然直接跃下了二楼!
  “...靠。”
  余峯喃喃一声,跳下楼梯,站在窗口前往下看了一眼,咬牙跟着跳了下去。
  ...
  阮枝紧紧地拽着包,默默在心里算着时间。那个人和她说是半小时,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十九分钟,还有最后六十秒。
  六十、五十九、五十八..等等!
  外面..为什么这么亮?
  阮枝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她贴着墙用力让自己站了起来,随即缓慢地移动到门边轻轻地用肩膀推了一下木板门。
  透过缝隙她能看到外面跳动燃烧的火光。
  着火了!
  阮枝一怔。
  这院子静的古怪,她始终没有听到脚步声从这里经过。下午她下车后那人就摘下了她的眼罩,她记得来时的路。这间木屋在通往大门的必经之路上。
  阮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侧身猛地撞开了门。原本就被打开的铁链子连带着锁掉落在地。她四处看了看,在不远处找到一片碎瓷片。
  一入手她就知道这是还没来得及做旧的货。
  她吐出憋着的气,开始试探着往绳上划去。

文库首页小说排行我的书签回顶部↑

文库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