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星球——南书百城
南书百城  发于:2020年03月07日

关灯
护眼

   书名:《彩虹星球》


  作者名:南书百城
  文案:
  【7岁年龄差/久别重逢/暗恋成真/甜宠萌苏】
  A城媒体爆出八卦,林家大小姐被未婚夫和继妹绿了。
  所有嫉妒过她的名媛闻风而动,明里暗里,等着看戏。
  后来,前未婚夫和继妹举行订婚宴,林栀果不其然,迟迟不至。
  有人幸灾乐祸:“这位大小姐难得吃亏,现在没脸见人,肯定正躲在哪里大哭大闹……”
  话没说完,众目睽睽,林栀施施然地走进了宴会厅。一如既往红裙乌发、明艳大方,像一只骄傲的小孔雀。
  而那个被她挽在臂弯、清俊矜贵的年轻男人,是A城商圈最不能招惹的大人物,传闻中年近三十却一直未婚,手段强硬、不近女色的贵公子,沈南灼。
  众人倒抽冷气,前未婚夫大惊失色:“干爹,您怎么跟这个女人一起来了……”
  沈南灼握着林栀的手,笑意疏淡,难掩宠溺:“该改口了,叫妈。”
  【步步为营老干部·无人机科技新贵 x 明艳骄纵大小姐·EAP心理咨询师】
  ◎“无论你从哪里坠落,都有我将你捧在头顶。是你给我热望,也给我无上荣光。”
  ◎1v1,sc,he,男女主无咨询关系,不是亲爹。作者修文狂魔,建议看正版。
  ◎作者[email protected]南书百城,封面题字感谢@宸宇310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业界精英 励志人生
  主角:林栀,沈南灼 ┃ 配角:接档文《我与卿卿呀》专栏求预收
 
 
第1章 
  文/南书百城
  2020.01.18
  文学城原创首发
  -
  离谱,就他妈离谱。
  山间林木旺盛,阳光摇曳着下坠。
  直到车子拐过最后一个弯道,林栀脑海中还在回旋这个念头。
  “你再说一遍!你被谁绿了?”
  林间寂静,徐净植的声音被衬得格外明显,宛如魔音穿脑。
  林栀将电话稍稍拿远一些,不紧不慢,第三遍重复:“沈寻。”
  徐净植沉默半秒,爆发尖叫:“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早看出他不是什么好人!这傻逼!你等着我现在就提刀去砍了他!”
  “别。”林栀一边在小手袋里翻口红,一边淡定道,“我俩上周就分手了,一直压着没告诉你,就是怕你做出过激举动。”
  “那也不能就这么放过他吧?”小闺蜜义愤填膺,“你们订婚五年,异地五年,你帮他写过的论文比初中时给我抄过的作业还多,现在他不光劈腿,还跟所有人说是他甩了你,不给他来个断子绝孙大套餐,说得过去吗!”
  林栀补好口红,慢悠悠地阖上手袋。
  她当初会和沈寻订婚,本来就是源于一个意外。
  这些年她和他在一起,也一直是抱着能相处就相处、实在不行分手也没关系的心态。沈寻这人脑子一直不怎么好使,林栀在这方面从没对他抱过额外的期待,唯一觉得对方不太厚道的一点是,分手之后还在外面叽叽歪歪,没几天圈子里就开始疯传“是沈家公子看不上林家那位娇养的大小姐,把她给甩了”。
  导致她的好友们每每听到类似流言,都要打个电话过来安慰她,并愤怒地表示,要为她剁碎渣男。
  ——比如今天的徐净植。
  “而且,我没听错?你俩分手之后,沈寻跟你那个同父异母的继妹在一起了?”徐净植大概也是气得不行,嘚啵嘚啵起来没完,“就是长得清汤寡水,说话细声细气,一看就是嘤嘤怪的那个?”
  林栀笑笑:“沈寻正式向我提分手之前,就已经跟我那位继妹本垒打了。”
  这算是默认了。
  徐净植停顿半秒,开始噼里啪啦地爆粗口。
  林栀一言不发地听着,微微眯眼,盯住小镜子里神情冷淡的女人。
  今晚沈家老爷子大寿,她赴宴时特意化了个跟平时不太一样的妆,酥.胸红唇,明艳眉眼如同勾勒,长发大方地挽起,单肩桃红色礼裙上的肌肤如同新雪。
  纯真又性感,骨子里透出艳。
  一看就很不好惹。
  半晌,她琢磨徐净植气撒得差不多了,不动声色地笑笑:
  “行了,别骂了。”
  “我今晚来这一趟,不就是为了让他见识见识,社会的赤橙黄绿紫吗。”
  ***
  天色渐暗,夕阳的最后一丝光亮在天边坠落。
  初秋时节,夜风中稀薄的凉意被室内暖气冲散,夜幕终于到来。宴会厅内花团锦簇,酒杯堆叠,灯火滚沸热烈,空气中暗香浮动。
  今晚沈家老爷子寿宴,北城不少名媛都前来贺寿。
  林栀在签到处递上名卡,简单地跟几个小姐妹打过招呼,然后提着裙子往后院的方向走。
  她跟沈寻订婚这么多年,其他的没记住,就记得宴会厅一角有个小休息处,巨大的落地窗后是明净的庭院池水,沈寻有事没事特爱往这角落钻。
  果不其然,她还没走近,隔着一段距离,就听见沈寻欠打的声音:
  “是啊,我曾祖父最近身体不好,今晚不一定出现。”
  “干爹?干爹还在国外没回来呢,直说吧,今儿这就是我的场子,大家玩得开心一点。”
  “林栀?”
  捕捉到关键词,林栀脚步微顿。
  下一秒,就见小沈公子坐在沙发上,背对着她,发出一声冷笑:“我俩早分手了,你们是没见到,她当时在电话里哭得啊那叫一个惨。求我复合我都没复合,今晚怎么可能还有脸出现?”
  林栀立在他身后,缓慢地勾起唇角。
  对面几个男生早看见她了,拼命朝沈寻使眼色:“那个,我们来说说沈爷爷吧,他什么病,医生怎么说?”
  “别啊,别急着转移话题啊。”沈寻不屑,“瞧你们那样儿,林栀今晚又不在,有什么不能说的?我就是跟她分手了,我看不上她,怎么了,就算她在这儿,我也——”
  脖子后面突然传来一阵微妙的凉意。
  林栀指尖泛凉,用指甲碰碰他的后颈,居高临下,声音明媚:“你就怎么样啊,小沈公子?”
  这声音不高,伴随着高跟鞋踩在地上不疾不徐的响,娇而媚,带点儿漫不经心。
  沈寻被吓了一跳,蹭地回过头。
  宴会厅里灯光明亮,林栀一步步走过来,灯光落在她白皙的脖颈之间,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大概身形纤瘦,收腰的裙子将腰身衬得十分玲珑,露出来的小腿瘦而白,整个人带着一种近乎张扬的好看。
  她比颈间宝石璀璨。
  一圈儿男生齐齐陷入沉默。
  明明大厅里其他人都没有聚集过来,可那些目光就是跟着林栀,好像无论她走到哪里,都会是人群的中心。
  “我说,小沈公子。”
  见沈寻还呆在原地,她嫣然一笑,大大方方地绕过沙发,坐下来,“这都什么年代了,打跨洋电话分手,你缺那一张机票钱?”
  沈寻咽咽嗓子,故作镇静:“我早就不喜欢你了,当然也不想见到你。”
  什么情啊爱啊的林栀自己也不是很关心,她中学时跟沈寻定下婚约,之后没多久就出国读书了,回来以后忙论文忙课题忙工作,本来也没什么时间谈恋爱。
  “你以为我很喜欢你?”林栀笑了,“电话分手也就算了,回踩前任,你不怕遭报应?”
  “怎么,我哪句话说错了?”
  沈林两家的婚约本就是林家高攀,沈寻认为自己给过她台阶,已经足够宽容:“我们订婚五年,你有四年都不在国内,你回国的这半年,我们总共就只见过三面,还什么都没做。”
  林栀嘴角微动,话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他不就是想找个人上床?
  可她和沈寻是真不熟,别说做什么亲密的事,连牵手都嫌弃。
  灯光沸腾的大厅内,众人表面各自聊天,实际全都不动声色地注意着这里的动静。
  林栀垂眼不语,长长的睫毛微微向下。
  “所以,你知道自己问题出在哪了?”沈寻以为她认识到了错误,心中愈发得意,“比起你我更喜欢你妹妹,虽然她现在只是林家的养女,可她高贵善良、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你呢?碌碌无才,俗不可耐。”
  他话没说完。
  响亮的一声“啪”——肌肤相触,电光火石,有如手起刀落。
  沈寻毫无预警,连脸带人被甩得偏过去。他身后就是沙发,下意识抵住家具,才没有狼狈地摔飞。
  宴会厅内一阵骚动。
  旁边男生被吓一跳,低声说了句“卧槽”,扑过去检查他的伤势:“兄弟,兄弟?你没事吧?”
  “我早说过,沈寻,解除婚约之后,你跟谁在一起都不关我的事。”林栀站起身,立在原地一动未动,声音清澈平缓,认真而不过分倨傲,“但一来麻烦你记得,是我嫌你脑子有问题、不想跟你在一起,我俩和平分手,谁也没有甩了谁;二来,我要给你提个醒,我这一耳光是打给你毫无风度的分手回踩,如果以后再让我听你背后造谣,你走夜路就得当心点了。”
  这一巴掌确实打得重。
  围观的人群都想看又不太敢看,管家匆匆忙忙地转身去联系家里长辈。
  沈寻撑在沙发靠背上,半天没有缓过神。他脑子嗡嗡响,好不容易在朋友的呼唤声中回过点儿神,又被巨大的羞耻感淹没。
  “林栀。”被朋友扶着站直,沈寻捂着脸气笑了,“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真以为你是公主了,人人都得让着你?”
  林栀闲闲撩起眼皮,看到他脸上没有捂严实的地方,浮起明显的红肿。
  她心情突然很好:“如果我猜得没错,解除婚约这事儿,你都没敢跟沈爷爷和你干爹说吧?看你这么迫不及待,我正好帮你一把呀,现在所有人都该知道了,我俩是真的感情不和,分开也合情合理。”
  “你——”沈寻气急败坏,嘴硬道,“我干爹和爷爷早就同意了,他们也一直都不喜欢你!你非要我把话说得这么明白?林栀,你要不要脸?”
  林栀深吸一口气,正打算再打一下让他醒醒。
  一道低沉沙哑的男声突然隔着小半个宴会厅,遥遥传过来:
  “她打你是应该的,我怎么不记得我说过这种话?”
  这声音很有特色,从门口传来。明明透着上位者的居高临下感,却又低沉悦耳,像是工作到半夜推开门站在露台上,迎着夜风和满天星子抽了半宿的烟。
  宴会厅内沉寂一瞬,小骚动瞬间变成大骚动。
  林栀楞了一下,本来还没反应过来这是谁。可几乎是话音落下的瞬间,沈寻整个人立刻僵在原地,脸上的嚣张一刹褪尽。
  下一秒,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转过玻璃走廊,从门口走进来。
  宴会厅里灯光璀璨,男人个子很高,宽肩窄腰,穿一件黑色的风衣。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头发修得很短,眉目英挺,五官在光芒中显得清俊而立体,整个人气场清冷,又带着难以言喻的贵气。
  只有骨架足够漂亮,才能将最普通的衣物也撑出这样漂亮的线条。
  他一路走来不断有人小声打招呼叫“沈先生”,他偶尔回应,更衬得举手投足都英气逼人,好像浑身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林栀呼吸一滞。
  她好像突然猜到了眼前人是谁。
  在众人的簇拥下,他不疾不徐迈动长腿,停在三个人面前。
  空气静止一瞬,林幼菱屏住呼吸,听见沈寻求饶似的,小声叫:“爸……”
  可他没机会说完。
  男人慢条斯理地将目光转过来,开口便是质问:“沈寻,你翅膀硬了是不是?”
  他语气冷漠,“解除婚约的事,你问过你爸爸我的意见吗?”
  作者有话说:男主认养儿子的真正原因在chap25,不是chap2那个_(:з」∠)_
  南书百城完结文:
  《为我称臣》《那就死在我怀里》《那就不要离开我》《别老惦记我》《千万次心动》
 
 
第2章 
  爸爸。
  沈寻心里猛地一跳。
  在北城,能让他心甘情愿喊“爸爸”的人只有一个,且这人并不是他亲爹,而是认的。
  这事儿在圈子里不是秘密,沈家代代单传,到了这一代,出了个样样都好独独不愿意结婚的少爷,老爷子前几年催得多了,这位少爷就愈发不愿意回家,搞得老爷子总怀疑孙子是个深柜,干脆从家族里给他指认了一个父母双亡的小男孩来提前给他接班,对外称是养子。
  这位少爷是沈南灼,而小男孩,就是沈寻。

文库首页小说排行我的书签回顶部↑

文库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