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前男友他爸的恋人 完结[穿越重生]——BY:狩心
狩心  发于:2019年08月21日

关灯
护眼
  书名:穿成前男友他爸的恋人
  作者:狩心
  文案 :
  穿成被渣男出轨劈腿的小明星,黎染网上约人。  意外约到渣男他爸,黎染演技大爆发,让渣男他爸对他欲罢不能。  事情败露,黎染哭诉渣男只是替身,他爱的只有渣男他爸。  渣男惊了,渣男爸则深受感动,搂住黎染,让渣男叫黎染小爸。  黎染满目微笑:乖,好儿子!  …  盛霖烊有个小爱人,对方不图他钱也不图他对他好,只图他这个人,但盛霖烊总感觉自己老了,不能满足小爱人,于是每天都在担心小爱人会爬墙。  直到一天黎染拿了个东西给盛霖烊,并表示要是不行了,可以用别的替代。  盛霖烊好气又好笑,身体力行告诉爱人他到底行不行。  黎染摸着男人眼尾皱纹:你老了我也爱你!  老男人激动流泪。  ~  →  微[email protected]码字工狩心,  古早狗血向甜宠文,不喜欢自己叉出去╯^╰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染、盛霖烊 ┃ 配角:预收《这个炮灰他当了》 ┃ 其它:穿书,虐渣,爽文,豪门,甜文,宠文

第1章
  黎染参加圈内的一个小型酒会。
  看着那些多钱多金的买主,还有另外那些削尖了脑袋用昂贵衣物,把自己装扮成商品,更是使出浑身解数,就期待着被某个买主看上,然后卖出一个好价钱,黎染就觉这一切实在好笑。
  端着果汁窝在角落里,尽最大努力地把自己存在感降低。
  眼前众人无一不光鲜亮丽,然而不管穿得多衣冠周正,底下那具皮囊已被着物欲横流的世界污染得不知道成什么颜色了。
  黎染抿了一口酒,随即他想到自己这具身体。
  黎染并非这具身体真正的主人,他来自另外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和这个世界几乎没什么两样,科技一样发达,社会处在同一个发展水平。
  和先前不同的是,黎染的身份不同了。
  在原来世界,黎染和朋友共同出资,开了家小咖啡厅。
  另外黎染还有份工作,偶尔在网上接点设计单,赚点零花钱。
  不算大富大贵,小康生活还是达标。
  怎么来的这个世界,黎染记得清楚。
  一点都不惊奇,黎染那天吃过午饭,就在咖啡店的休息室睡午觉。
  谁知这一睡,睡到这个书里的世界。
  至于说黎染怎么知道他穿到了书中的世界,这个就要归功于他店里的一名女员工了。
  店里人少,黎染的管理不是那么严,只要不影响到工作,员工空闲时可以玩玩手机。
  一块吃饭的时候,女员工喜欢用手机看小说,突然惊呼了一声,随后把手机递给了黎染。
  黎染比店里员工都大不了几岁,甚至他天生皮肤白,长得脸嫩,招的比他年龄小的男员工,和他站一起人们甚至会以为黎染更小。
  女员工指着手机页面上一个名字。
  黎染垂目看过去,看到熟悉的人名。
  女员工正在看得一片网络小说里,一个配角的名字意外地和黎染一模一样。
  黎染看到自己的名字,来了那么点兴趣,他不怎么爱看网络小说,临时好奇而已。
  翻看了几章,发现这个小说不是黎染熟知的那种言情小说,而是男男同性恋小说。
  黎染有点惊讶,倒是没怎么看出来,员工喜欢看这类的。
  不过这是个人爱好,不妨碍到别人,私人的爱好,作为对方的老板,黎染什么没多说,把手机还给了女员工。
  女员工看黎染没有露出任何异样和奇怪的眼神,知道黎染性格温和,大家虽然是雇佣关系,彼此间没什么隔阂,女员工于是说起来小说里的剧情情节。
  黎染看得不多,大部分关于角色剧情,都是从员工那知道的。
  就他穿越的这个和他同名同姓的人,是个十八线的小明星,签约了一家小经纪公司,从来没出演过男主角色,都是演些路人炮灰。
  幸好还有张算是不错的脸,在一些电视里,还是能拿到些露脸的角色。
  不过又因为什么背景都没有,公司资源也不行,拿到手的角色,薪酬自然有限。
  赚的钱勉强够开销。
  要买好点的衣服,上千的是绝对买不起的。
  一次很偶然的机会,也是这样类似的酒会,原主遇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一眼就看上了原主,看上了原主眼底的干净清纯,还有对方漂亮的身体。
  那人是个情场老手,追人的套路一套接着一套。
  原主那样一个恋爱都没谈过的人,没几天时间就被渣男给拿下了。
  原主和渣男在一起,渣男喜欢一个人时,确实对对方非常好,嘘寒问暖,像真的爱对方一样。
  但温馨的假象只持续了三个月时间都还没到,渣男突然间就变了一个人一样。
  不再主动联系原主,原主打电话过去,不是忙就是干脆不接。
  就算偶尔渣男来找原主,也都是为一件事。
  等事情办完,渣男提上裤子,一分钟都不多待,只冷淡没感情地说钱他打卡里,让原主自己去取了来用。
  原主本来还以为他和渣男是在谈恋爱。
  结果事实是他当渣男是男朋友,而对方只是把他当花钱给睡的炮.友。
  原主被渣男欺骗,感情严重受挫,身心都受到打击,一连数天睡不着吃不下饭,本来就瘦,这么一番折腾下来,直接暴瘦到在家里晕倒。
  后来还是经纪人给他打电话,打不通找上门,才发现原主在自虐,把人送去医院输液,询问原主出了什么事,原主什么都没说。
  出院后原主跑去找渣男,直接碰上渣男和他的新欢在一起。
  新欢和原主也是一个类型的,看起来干干净净,像刚出社会的人。
  不过在彼此眼神对视时,原主知道新欢和他不一样。
  渣男以为原主是来找他要钱,扔了张卡过去,表示里面五十万,算是分手费。
  不等原主多纠缠,搂着新欢扬长而去。
  原主站在原地,眼眶湿红,身体在冷风中摇摇欲坠。
  原主被渣男的无情冷漠再次打击到,回家后把自己一个人关屋里,晚上在浴缸里放满了热水割腕自杀。
  黎染穿过来时,就躺在冰冷的浴缸里。
  浑身几乎冷得快僵硬了。
  手腕割得不深,血液流得慢,原主是晕死过去的。
  他伤心欲绝,为一个垃圾渣男舍弃生命。
  黎染穿到这具身体里,接管对方的身体,还有对方今后的命运。
  穿越这样的事,黎染知道,但一直都认为是编造出来,虚假不真实的。
  现在他莫名其妙穿越了,黎染醒来那会是真的一头懵。
  难道因为他和原主名字一样,所以就是他了?
  具体什么缘由,黎染想了几天都没想出来。
  在那几天里,黎染往诊所跑了几趟。
  这具身体被原主自己糟蹋得有不少小毛病,低血糖贫血胃病。
  黎染自己家里做饭,准时吃早饭,晚上也早睡,用了快一个月时间,才把身体养的勉强好点,不会走两步就头晕。
  关于原主以前的记忆,黎染穿来时,接收了一些,尤其是渣男盛源的。
  黎染虽和盛源没有接触,都是原主的记忆,但原主的恨镌刻在身体深处,导致黎染一想起对方的名字,就忍不住攥紧拳头,想把人给揍一顿。
  不知道怎么来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去。
  黎染是睡个午觉睡过来的,原主是割腕,让黎染占据了身体。
  黎染后来睡了很多个午觉,醒来还是在这个书里的世界。
  割腕的话,黎染倒是不怕疼,他就怕别到时候割了,结果穿不回去。
  真死了才划不来。
  黎染性格上,是随遇而安的人。
  既然来都来了。
  抱着一种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在哪里过不是过。
  原来的那个世界,黎染天生有点凉薄,逢年过节回家一趟,他家里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父母和弟弟关系更亲近,黎染工作后经常往家里打钱,可更多的亲人间的嘘寒问暖就没有了。
  这次突然穿到书里来,不知道那边自己的身体会怎么样,黎染凡事喜欢往好的地方想。
  说不定这边时间和那边不同,这里他过一生,那边不过几分钟。
  又或者时间一样。
  他在那边突然没了呼吸,死了,也许家里人会伤心,但他不是他们谁的唯一,伤心可能也只有那么一会。
  黎染对死亡这事还算看得开。
  死了就死了,如果这是上天给他的特别安排,他接受。
  那个世界的事情,已经不是黎染可以控制的。
  这个世界,黎染把它当第二次生命。
  既然是第二次生命,那么第一次时有些他想做没有做的事,他就打算选一些来尝试一下。
  第一件,黎染决定不再为渣男守身如玉。
  原主在被渣男劈腿后,直接在那份感情伤害中走入了死胡同,宁愿自杀都不肯再走出来。
  黎染可没有吊死在一个歪脖子树上的习惯。
  但关于找个什么人来约一次,黎染还在犹豫中——黎染本身是个同,安全措施这些做好了,黎染觉得出去找个人爽一把,不是不能接受。
  最好不要是认识他的,一夜就行了。
  说起来黎染之前那二十几年还是个自给自足爱好者。
  有需求了完全靠自己。
  恋爱太麻烦,黎染从小到大朋友就少。
  有那么几个,要么搬家,要么去外地,导致黎染对友情的需求低。
  性格冷淡的原因,也造就他宁愿一个人,也不想和其他人有过多来往。
  换到这个世界,黎染性格仍旧没多少变化。
  原主的记忆在那里,对方的情感中,也就那股恨意对黎染有些影响。
  这些恨不算浅,黎染考虑到他接管原主的身体,以后的人生是他来过,原主踏不出去的步伐,他来踏。
  现场酒会这些人,黎染不考虑。
  虽然有不是娱乐圈的人,但却玩的都是圈里的。
  最好能有那种不玩圈里的人。
  这样就能免除后顾之忧。
  黎染看着前面那些欢声笑语的人们,他放下玻璃杯,打算再等一会就离开。
  其他很多是来寻金主或者寻玩物的,黎染没那种靠金主上位的爱好,他现在非常注重养生,每天早睡早起,坚决不熬夜。
  黎染靠着墙边往外面走,走出门口,转了一个弯,突然他脚步一停。
  几米开外,电梯前站了两个人。
  其中一张面孔异常熟悉,哪怕是第一次见,黎染还是第一眼就知道对方是谁——害原主伤心割腕的渣男盛源。
  盛源身边搂着名年轻女人,女人身材前凸后翘,脸上妆容浓艳。
  黎染微眯起眼,看来盛源还是个男女通吃的。
  要是这一幕被曾经的原主看到,恐怕又不知道有多伤心。
  黎染站在拐角处,当电梯打开时,黎染突然几个箭步冲了上去。
  一边冲他一边拿出手机,拨打10086。
  也不管那边什么声音,黎染拿着电话撞上盛源身体,把人撞开,他冲进电梯里,靠着电梯,低着头开始旁若无人地打电话。
  “……你上次给我介绍的什么玩意,又短又快,我都还没脫完,他那里就结束了。”
  盛源和新情人走进电梯,撞他的人侧身站着,额头刘海落下去,遮了半张脸,盛源眉头微拧,隐约觉得这个人身形和声音有点熟悉,但一听对方出口的直白露骨的话,盛源就觉得不大可能是他认识的那些。
  倒是这人身材还不错,不过这么骚浪,公共场所一点不忌讳,完全不符合盛源的口味。
  女人自然也听到黎染打电话说的话,她往盛源怀里靠了点。
  盛源搂紧女人的纤腰,两人都对黎染避之不及。
  黎染唇角微微勾了起来,继续他一个人的表演。
  “……你问我前男友?”黎染讥笑一声,“也就那样,你是不知道,我基本没感觉,很多时候都只是配合他。”
  “没办法,他爱面子,我要是直接和他说你技术不行,还没我自己挵得舒服,他恐怕得气得立马走人。”
  “怎么说都是男朋友,面子还是要给他留一点。”
  “现在?”黎染把身体侧回来一点,旁边盛源正好看过去。
  这一看,盛源微惊,随后眼瞳一点点扩大。
  黎染像是不知道盛源认出他,他舔了舔自己下嘴唇,眉目间都是冷嘲。
  “现在他成了我前男友,我没到处宣扬他技术差,已经算对得起他了。”
  电话那头其实已经自动挂了,黎染还没停。
  盛源被黎染说的这一番话给完全惊住了,没发现到异常。
  “先就这样,好,下次吃饭的时候再聊。”
  黎染装作和那边道别的样子,挂了电话。
  旁边一道尖锐的视线盯着他,黎染转头望过去。
  他表情什么变化都没有,看盛源这个前男友如同在看一个陌生人。
  盛源以为黎染会道歉或者会解释一番,黎染露出微笑,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刚才对不起啊,走得太急撞上你了。”
  黎染话一落,电梯正好抵达一楼,叮一声电梯门打开。
  黎染不管盛源脸上怎么青转红,红转白,门一开,就疾步走了出去。

文库首页小说排行我的书签回顶部↑

文库内搜索: